丝瓜视频深夜释放自己

车外的阳之扯了扯唇角,“咱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现在回头,北萧南得把我杀了!”

璃七蹙了蹙眉,“你若再不听我的,我便把你杀了。”

阳之好不无奈的叹了口气,同时轻轻拉停了马车,“行行,那咱就这样,停车,但不过去?”

马车一停,璃七二话不说便推开门跳下了车,然后往那方向冲了过去。

她才不要躲在北萧南后面享受他的保护,然后把他留在危险中。

她要冲过去!

陪北萧南一起面对危险!

就在她快步往那边跑时,突然,她瞧见屋顶上的好些黑衣人都将弓箭瞄准了北萧南,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好些只箭都射了过去。

“小心!”

璃七好不担心的大喊了一声。

而阿常也连忙护到了北萧南的面前,“爷,快退开!”

北萧南蹙了蹙眉,手上的剑被他紧紧抓着,眼看着一支箭就要刺中他了,他持剑就要去挡,然而还未出手,一个身影便突然将他推到了一旁。

清纯少女的忧郁写真

“师傅小心!”

北萧南猛地一怔,一回头,那只支箭已经直直刺入了时冷的肩膀。

这人什么情况?

他分明就能打落那支箭,她怎还用身体……

来不及多想,只见好些个黑衣人都在北萧南被推开的那一刻往北萧南涌了过去。

时冷的小脸一片苍白,肩膀中箭,让她在某一瞬间十分疼痛,痛的她紧紧皱起了眉头,接着便无力的往地上扑了去。

“师傅小心……”

白佳沂快速冲到了她的身旁,将她匆匆扶起,“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我师公的武功可好了,那箭他一下就能躲开,根本不要你为他挡,你这是在帮倒忙!”

说是这么说着,她终究是快速扶起了时冷,扶着她往角落靠去。

北萧南的面色阴沉不已,“阿常,左右十个交给你了,前后几人给你们半刻钟,屋顶上的本王亲自解决!”

话罢,也不等阿常回话,他一闪身便跃上了屋顶。

璃七终究还是跑回了那群人中,也不管阿常等人如何让她离开,她一上前就甩出了好几根银针,将四周的黑衣人一连毒倒无数。

每当有人要涌向她,都会被她用银针毒杀,就算躲过了她的银针也会被阿常给一刀解决。

短短片刻,屋顶上的弓箭手就被北萧南给一一扔了下来,而下方的黑衣人也已越来越少,约莫是知道自己杀不了北萧南了,也不知是谁先道了句“撤”,紧接着,剩下的几人便纷纷撤了开。

不过短短片刻,诺大的街道上便仅剩下了他们几人。

北萧南轻轻一跃便跳到了璃七身旁。

“不是让你先离开吗?你怎的又回来了?”

璃七无奈的白了他一眼,“以后再敢把我塞上车,然后你自己独自面对危险,我就不理你了。”

北萧南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等你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后再说这话。”

话语间,阿常也与几位暗卫跑到了他们周边。

便见阿常一到二人身旁便气喘吁吁道:“爷,咱们死了好几个人,白将军留给我们的将士只剩一个,暗卫兄弟们也受了不少伤,无法继续藏暗处了……”

北萧南有些沉重的扫了地上的尸首一眼,“给这边的城主传句话,让他们派人清理一下此处。”

“是!”

阿常轻轻低首,又望着一旁的几个暗卫道:“接下来你们便乘坐马车,伤的重的于车内静养,伤的不重的就坐车外,至于去城主府的事,就交给你吧。”

说着,他又缓缓望向了那个仅存下来的将士道:“这儿躺着的你都认识,他们的后事就由你来处理吧,处理完了之后你便自己出发回落城将军府,你的任务到此结束。”

那个将士双眼通红,却也只是恭恭敬敬的道了声“是”便小跑开了。

璃七左右看了看,“加上阳之,暗卫只有六个吗?”

阿常默了默,“八个。”

一语罢,璃七的心里忽觉无比沉重,这次的杀手来势汹汹,个个都是武功极高,应是被人精挑细选出来的。

偏偏碰上了北萧南受伤,她又怀孕的时候,一眨眼就死这么多人,说不沉重绝对是假的。

但现在并没时间想太多,他们得马上离开此处,否则只会引来更多麻烦。

只有三辆马车,让阳之当车夫,四个暗卫挤一辆休息。

另一辆一位暗卫当车夫,白佳沂扶着时冷匆匆上车。

最后才是北萧南与璃七,三辆马车一前一后匆匆离去,就在天黑之际,一一出了城门。

车内的北萧南紧闭着眸,也不知是在休息,还是在想事情。

一旁的璃七轻轻挽上了他。

“此次杀手这么的多,又来势汹汹的,想来是冲着咱们的命来的,很有可能就是落城的什么人派来阻止咱们回去的,且他们还知道了咱们在江湖上的身份,以及我们与白将军分开走的事,只怕接下来的一路还会有不少这样的事……”

“是北影。”

北萧南缓缓开口,“到底是反击的太轻了些。”

“有没有可能是别的势力?方才我看那些人的服装不像上一次的,而且人也比上一次的多,总觉得上一次的人走后就没回来了,而这次的人武功好像更高……”

北萧南的眉头微蹙了蹙,“或许。”

“师傅,师傅……”

忽然马车停下,紧接着,白佳沂便匆匆忙忙的跑到了璃七的马车旁,她的脸上写满了担心,一到马车旁便道:“那个女的箭伤好严重啊,我好怕她会死在车上,师傅,你快过来帮她瞧瞧吧……”

璃七的眉头微蹙了蹙,这才想到前下的事,那个时冷怕北萧南受伤,把北萧南推开后自己挨了一箭。

虽然北萧南并不需要她的帮助,但她也是有心帮忙,若是现在不管不顾,反倒有些残忍了。

这般想着,她也下车去了白佳沂所在的马车。

马车再次驶动,天色已经完暗下,车内却因镶有夜明珠而显的十分明亮。

看着躺于软榻上瑟瑟发抖的时冷,璃七缓缓坐到了她的身旁。

“知道难受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用身体挡箭。”

软榻上的时冷紧闭着眼,额间冷汗淋漓。

迷迷糊糊中,她却不停的喃喃着什么。

“我要,惩恶扬善,我要,保护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