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乃大app

关平安是不想齐景年对此解释,并且有意避重就轻地岔开了话题,但齐景年能就此避开绝口不谈?

难怪近期关关三番两次有意无意地提到她不喜,也不赞成“为谁好”为由的话题,感情她是深有体会。

在她发觉他“别有用心”的情况下,居然还配合着他,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恐慌、失落,还是失望?

齐景年疼惜地摸了摸她脑袋,却胳膊一个用力带她入怀,拥着她就转身返回衣帽间,“我先陪你整理好。”

“现在?”

“对,反正现在没什么事情可干,索性咱们先整理好,该哪些收起先收起来。免得晚点我回来了又找不着你。”

“也想。”

看着轻易就顺从他的关平安,齐景年更是说不出心里有多自责,趁着整理物品进小葫芦时跟着她进去。

解释?

一时半会儿的,纵使有千般理由却先化成一声对不起,“是我疏忽了,关关,我没想你有多大改变。

你就是你,没心没肺开心笑着,这才是你。是我错了,因为我的私心,又伤害到你,我原本是想……”

关平安伸手遮住了他的嘴,娇嗔地瞪着他,“好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哪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之说。”

清纯学生妹运动畅饮唯美写真照

“是我……”

“停!知道啥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因为是你,我知道你怕啥,所以我就成了那个愿挨的,懂了不?”

齐景年抓住她的手,点头亲了亲。

“好痒~”关平安先咯咯笑了,“你要是心里还觉得对我有愧呀,很简单的啦~以后要对我加倍好就行了。”

不然?

还能如何,是埋怨出口一图一时痛快,还是非得要一个承诺下次不得对她耍心计?无意义的,有些习惯已经根深蒂固。

如她,如他。

齐景年正色道,“好,一定对你加倍好。我不发誓,我会用行动表示。我这人有些粗心,不如你细心。

甚至有时还有些大男人主义,你要多包容我。下次要是见到我哪来有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直说。”

“好。”关平安伸出另一手,娇憨地勾起了小手指,“拉钩。我也是,我有不对的地方,请你直说,不吵嘴不离心。”

“对,不吵嘴、不离心。”齐景年用手指头勾住了她的小手指,“拉钩。齐家第一条家规,相懦以沫。”

“第二条,生死与共,呸呸呸,这不吉利,是同甘共苦。否则,轻者鞭笞五十,重则逐出家门,哈哈哈……”

见她笑得开心,齐景年禁不住跟着她笑出声。

关平安见状暗送了口气,这样多好。“其实吧,我真没什么心事儿,就是这一下子很多新观念新思想冲击而来,有些混乱,一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要给我时间,慢慢的我就会整理好。”

“我信。”

关关又不是他,单纯到好不容易花了十来年扭转了前世观念,这突然又一下子换了新地方,冲击确实过大。

“慢慢来,不急。”就是别钻牛角尖就行了。“我也经常有困惑的时刻,那一刻就先什么都不去想。”

“不去想?”关平安疑惑地歪着闹着脑袋,“可问题不是一直就存着的,那一刻不想过后还不是要考虑?”

齐景年哑然失笑,摸了摸她头发,“等再想起来时,我就问我自己两个问题。一、我是谁;二、我要什么?”

这么简单?

是啊~

她是谁?

她想要的是什么?

除了这两点,其他的重要吗?

不重要的。

如连本人是谁,本心都守不住,其他的还有何意义,她早就不是她!关平安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默默地点头。

“你就是你,独一无二,做你自己就行。你看,远的不说,咱们就说如将你换成你那位室友劳拉?

在未订婚之前,或者说在没有任何保障的前提之下,你会不会对汉克一头遭进去,且还义无反顾?”

还等他说完,关平安已经忙不迭摇头。等他话落又点头,“那要看何时何人,要是换成现在,对方换成你,我会!”

齐景年笑了。

“别怀疑,你是有这么好的。”关平安肯定似的重重点了一下脑袋,“你是有这么好的值得我心甘情愿。”

“媳妇儿,我不想出去了怎么办?”

去去去!真受不了夸~“来日方长,正事要紧哈。”关平安赶紧拽着他一个闪身就出了小葫芦回到衣帽间。

齐景年眼含浓浓笑意地使劲抱了她一下松开,拉起她出了衣帽间。这次他倒是没再黏黏糊糊,直接带人下了楼。

家里有佣人固然方便很多,但也有不便之处。要是他们小两口一直待在房间一整天不下去,一个个该要急了。

就如今日这样一直没人上楼敲门,齐景年相信应该也是他的关关之前肯定下楼了一趟并且还帮他找了借口。

至于心眼多的如同池溏里的莲藕似的大舅子?不用说,一准是出门了。这两天要忙的事情确实有不少。

“我先出门了,有事儿打我手提电话。明后天要是雪小的话,咱们就开车出门,到时罗贯华他们俩人会和我们一起走。”

“先等等……”关平安拉拉好他大衣的双手顿时一滞,“我是知道只要雪小了,开车去扭约就不怕路阻。

可咋又临时改了计划双双姐他们俩和咱们一起走?这事儿,你和我哥商量好了?我咋没听你说起?”

“老冤枉了,我有说的。抱起你去洗澡时,我就说了,还说的相当详细为何,你当时还说让我看着办就行。”

关平安的脸立即红了起来,赶紧推他出去,“知道了,知道了,是我一时给忘了,快出门,再不出门,天要黑了。”

“确定想起来?”

关平安忙不迭点头,“嗯嗯嗯,都想起来了。”

“那你等我电话。别忘了我跟你说的事儿,到时我会先打你寻呼机。下午可别跑远了,等我回来接你。”

还说了啥事儿?关平安有些懵,却还是坚决的先推他出门,“知道了,知道了,我下午哪里也不去。”

反正不管是何事,她在家等着就对了!只不过,他当时到底说了啥事儿?好像有了不少话,还挺吵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