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视频在线观看年龄确认查询

   谢闵慎瞥了眼大哥,他只知道喝茶,对他们的调侃一直在纵容,“可以回我家住一段时间。大嫂身上都是惊喜。”

   这句话已经是谢闵慎最高的评价。

   他的话音刚落,谢闵行的视线就扫过来。

   等谢闵慎抬眸捕捉的时候,又很快消失。

   秦五看了眼还在云淡风轻喝茶的本尊,立即摇摇头:“不了不了。”

   陈四的智商刚才遭到了质疑,他便忍者少说话,最后实在是看不惯秦五的怂样,忍不了开口:“看那怂样。他又不会吃了。”

   秦五:“我害怕把我吓死。”

   谢闵慎放大料,吸引秦五前去:“我们家大嫂可是个人物啊。确定不去?”

   杨老二这下好奇了,老三可从没这么夸过人:“说来听听。都佩服的女人。”

   “永远不知道在她身上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惊喜。”谢闵慎这已经是对云舒有一次很高的评价。

   杨老二饮下一杯浓茶,对他们说道:“那我还挺感兴趣的。”

   谢闵行一个眼神看向杨老二,“有什么兴趣,耳朵边整一只麻雀,叽叽喳喳吵死了。”

   悠闲夏日女孩的娇媚风采

   杨老二被一个扫射,他感觉后背发凉,眼神一转看着谢闵行,他解释:“谢老大,我对嫂子那是好奇!好奇!不感兴趣……”

   谢闵慎:“大哥,嫌弃大嫂烦,别穿她给买的衣服啊。”

   “呦呦呦~,谢老大,三哥,我去家。”秦五决定豁出命要去看看云舒本尊。

   谢闵行放下酒杯,看着谢闵慎,这还是亲弟么?要不是没衣服穿他似乎衣服有很多。

   杨老二只感觉越来越有趣了?

   秦五唯恐他们不知道,再次重复的说:“我去。”

   杨老二:“秦五去,我也去。”

   谢闵行看着兄弟,怎么平时没觉得他们烦人呢?“去干什么?”

   杨老二挑眉示意秦五:“收尸。”

   秦五:“……”兄弟爱呢?

   陈四是个刀尖舔血的人,“我不去,今晚在非洲有交易。”

   “嗯。”大家都理解。

   云舒和谢闵西从车库一番忙碌,终于又干了一个浩大的工程。

   两人一路开心的回到家中,看到沙发上的人,一下子愣住。除了谢闵行和谢闵慎两幅熟悉的面孔外,又多了两位亮眼的花美男。

   一个贵族气质最显,俊秀儒雅。一个花不溜秋,阳光开朗。

   谢闵西:“大哥,二哥,哥,五哥。”

   云舒惊呆的指着沙发上几位问谢闵西:“这么多哥?妈不是就生了仨?”

   “噗。”一向沉稳,处事不经的杨老二没忍住。

   谢闵西来回看着,又看向谢闵行,她心中疑虑,难道不应该是大哥为大嫂介绍才合适么?“大嫂,这些都是我哥的朋友。”

   谢闵行无动于衷,谢闵西才介绍。

   谢闵西继续:“这位看起来就很温柔的是杨二哥,这个浑身看起来五颜六色的是秦五哥。”

   又向他们介绍:“这是我大嫂,云舒。”

   云舒第一句话不是和大家打招呼,而是反问:“不应该是哥给我介绍的么?”

   谢闵西:“……”

   谢闵行缓慢起身,指着他们说:“杨老二,秦小五。”

   云舒点头,笑眯眯和他们打招呼:“们好,我是云舒,谢闵西的大嫂。”就是不说是谢闵行的老婆,谁让他刚才不主动为自己介绍的。

   杨老二最懂人心,他斜视一边脸色不好的谢闵行,看来这个大嫂果真不是个柿子:“大嫂好。”

   秦五立马狗腿道:“大嫂真漂亮。”

   云舒问:“谢闵行在们中间叫什么?”

   秦五不假思索的回答:“谢老大啊!”

   云舒点头,有意味的说道:“哦~,们大小顺序是按照年龄分的?”

   年龄?他秦五最小,莫非“大嫂,是想夸我长得年轻么?”秦五略自的问道。

   云舒标准微笑,摇摇头,“不是,我是想说谢闵行老。”

   呃,谢老大年龄好像确实挺大的,快奔三了。

   秦五僵硬的转头,视线转到谢闵行的脸,突然觉得死神来了。

   杨老二急忙解释,那怕真的他们此刻也不能承认啊,“不是,我们是按照武力分的。”

   “也就是说,谢闵行比们都能打,才当的老大?”

   杨老二急忙点头:“大嫂,有什么问题呢?”

   云舒故作呆萌的仰头幻想道:“我在想如何才能避免家庭暴力。”

   谢闵行在一旁黑脸问:“我打过?”

   他怎么娶了个没良心的小姑娘?

   云舒摇头:“以后日子那么长,万一忍不住揍我咋办。”

   秦五似乎忘记了死神的存在,再次发挥自己的特长——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大嫂,谢老大肯定不舍的打。他只会用别的法子惩罚。”

   云舒听起来就好奇:“什么法子?”

   秦五贱笑:“当然是夫妻间的法子咯。”

   触及秦五坏笑的神情后,云舒一瞬间懂了,她狠瞪了秦五一眼问:“们来干嘛的?还没到跨年时间,来拜年早了。”

   谢闵行脸不红心不跳:“他们来看猴子。”

   云舒转了一圈儿,疑惑问:“咱家啥时候买猴子了?猴子呢?”

   谢闵慎在一旁看戏,抿着嘴偷笑。

   谢闵西也跟着问:“大哥,猴子呢?今年还有耍猴?”

   谢闵行下巴示意:“昂,猴子正在找猴子。”

   谢闵西对云舒说:“嫂子,们先聊,我去后边儿看看猴子去。”

   云舒抓着谢闵西的后衣领帽子,“等会儿,我跟一起去。”

   她向谢闵行的兄弟们简单说明情况,跟着谢闵西去了后院。

   谢闵行看着云舒离开的背影,冰冷的脸上慢慢浮现宠溺,笑容慢慢变大,直到快从脸上溢出。

   杨老二一个挑眉的动作,问谢闵慎:“们家经常这样?”

   谢闵慎点头:“日常!”

   杨老二:“那们真是莫名的缘分啊。”

   今日份的晚餐,吃的有些晚,谢夫人和厨师在厨房学习如何腌肉和熏肉,才能让肉肥而不腻。

   谢先生进了厨房提醒谢夫人该吃饭了,谢夫人这才想起来,今天家里多了两个孩子,她洗干净手让佣人上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