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国产剧情精品原创沈娜娜

() 先不说蔡宝琴这边,离开了醉香楼之后,叶家车上的氛围有些沉默。

“对不起儿子,我不知道今天会遇见你妈。”叶秋轻声说道。

“她不是我妈,我妈在这里呢!”叶帅声音很是平静,“爸,你不用愧疚,也不用感到抱歉,我和那个女人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哥,你真的没事吗?”叶笑笑担忧的道,她竟然不知道在她出生之前竟然发生过这么多狗血的事,更不知道哥哥的亲妈竟是那样的女人,真为哥哥感到不值。

“我能有什么事。”叶帅笑着揉揉她的头,“我有爱我的爸爸妈妈和妹妹,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事情能伤害到我。”

“你能想通就最好了,我们去看看房子吧。”

“房子不是昨天就看过吗?”说到这里叶康的心就暖暖的,因为他要来这边上大学,所以爸爸早就在学校旁边给他买了一户房子,有这样为他着想的爸爸,他还有什么值得他伤心的?

“不是你学校旁边的,我去年不是投建了一个别墅群吗?那里快修好了,我想自家留一栋,让你妹妹也转学过来。”

叶帅一喜:“那爸你们不准备回去了?”

“一直就有这个想法,那边的煤矿有你们舅舅就足够了,其他的生意我想陆陆续续转到京城来。”

“爸,你能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太好了,我们又可以不分开了。”叶帅喜不自胜,“而且京城的机会多,爸你也是时候该转型了。”

“这不是渐渐转到房地产上面来了吗?谁让你爸我运气好,每次拍到的煤矿都比预想中的要大许多。”

软萌兔系女孩大眼圆脸嘟嘴卖萌居家写真图片

“你爸的运气是真的没话说,这一转型吧,随便拍的两块地,刚拍完没多久不是规划地铁,就是重置商业区,房价涨的跟玩一样。”于小琳笑着道,人人都说是她给丈夫带来的福气,要她说是丈夫自己本身运气就好。

因为嫁给了他,自己才能好,因为他决策,他们家里的资产才能像雨后春笋一样的快速增长,遇见他,才是她最大的福气。

叶家的气氛一片温馨,蔡宝琴却有些不耐烦自己亲妈的闹腾,等了半天没等回女儿,便亲自出门去找,她现在一个人去医院闫家人肯定不会待见自己的,如果带着珊珊一起去应该会好很多。

闫姗姗今年十二岁,刚刚小学毕业,虽然年纪小,但知道的可不少,她身边的那些朋友更是没有一个让蔡宝琴放心的,找了半天最后是在一个酒吧找到的她。

“你小小年纪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她铁青着脸,闻到女儿身上还有酒味,眉头紧锁,“你就不能少让我操点心吗?”

“操心?”闫姗姗讽刺一笑,“你什么时候为我操过心?你最在乎的不是你那个没用的侄子蔡耀祖吗?”

“他是你表弟。”蔡宝琴盯着她道。

“表弟?我才没有那样没有自知之明的表弟。”

“够了,到底谁教你这样没礼貌的?”蔡宝琴低吼道,“我是你妈,你就非要和我对着干吗?是不是你姑姑教你的?”

“没谁教我,没人教我好也没人教我坏,既然以前一直不管我,现在还管我干什么?”

蔡宝琴眉头皱的更深:“我现在没功夫和你说这些,赶紧跟我走。”

“去哪?我不去。”

“别再任性了,你爸进医院了,赶紧和我走。”

“爸进医院了?怎么回事?”闫姗姗诧异的回头,“爸怎么会有事?”

“一时半会儿和你说不清楚,快和我走。”蔡宝琴心里其实慌得不行,闫家人又每一个打电话给她说明情况,不过她想应该没多大事吧,闫建军他身体一直不错的。

然而她却不知道,此时病房内闫家人看着依旧在昏迷中的闫建军心里沉重的不行。

“病人是突发的缺血性脑卒中,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中风,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醒来之后可能出现呕吐、头晕、恶心以及意识障碍和肢体瘫痪,家属们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么严重?”闫娟倒吸一口冷气,急忙问道,“医生,那还有救吗?需要动手术吗?”

“以病人现在的情况并不需要做手术,这个病情还是有恢复的希望的,就是需要家属细心的呵护,我建议你们请一个专业的护工。”

“谢谢医生,辛苦了。”老大闫建国一脸沉重的说。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先离开了,有任何情况可以按铃叫我。”

“哥,这以后可怎么办啊!”闫娟担忧的看着伤心的侄女,心里又暗暗骂了几句蔡宝琴,要不是她做得那些缺德事,要不是她刺激老三,老三至于现在还昏迷不醒吗?

“先通知蔡宝琴吧,然后请两个专业的护工。”

“通知那个女人有什么用,她能好好照顾老三吗?”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都是老三的第一监护人,如果真的有万一要做手术,也只能她签字。”闫建国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是爸的女儿,难道我还不能做主吗?”闫莉莉红着眼睛道。

“莉莉,为了你爸,别争这一时之气。”闫建国语重心长的说。

“如果她故意不签字,如果她故意耽误病情呢?”她反问。

闫建国沉声安慰她:“如果她真的不怀好心,大伯我自然不会放过她,莉莉,你放心,大伯不会不管你和你爸的。”

听到他这样承诺,闫莉莉稍稍放下了一些心,虽然这些年她爸不怎么得志,但大伯凭借她爷爷当年的关系倒是坐上了一个不错的位置,既然大伯承诺会帮她和她爸,那么蔡宝琴就翻不起什么风浪。

等蔡宝琴赶到医院的时候,等候她的就是一群闫家人憎恨的眼神,她的心噔一下就掉到了崖底,难道建军的情况很严重?

“建军他怎么了?”她刚想进病房,就被闫娟堵在了门口。

“你还有脸过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知道要来?”

闫姗姗看着气势汹汹的大伯和二姑有些懵,再见到姐姐通红的眼睛,小脸煞白,她爸真的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