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一个草莓视

“等等,你刚才说……你破解了巫师之殇?!”

霍格沃茨,有些拥挤的校长办公室中。

伴随着女孩的话音落下,房间里的火焰有那么一瞬间忽然暗淡了几分。

不远处原本还在愁眉苦脸地打量自己手中那张倒吊人塔罗牌的吉德罗·洛哈特突然感觉到一阵窒息的压迫,就仿佛是一下子被人丢进了深水之中一样。

邓布利多、格林德沃、斯卡曼德、勒梅,这四名位于当今魔法界最顶端的巫师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神色各异地盯着艾琳娜,眼里爆发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精光。

而纽特·斯卡曼德更是猛地站了起来,宽大的巫师袍直接把茶杯带翻到了地上。

“这是真的吗?就是那个麻瓜们释放出来的魔鬼力量?!”

顾不得飞溅到身上的红茶,以及还在地面上滚动的茶杯,纽特急匆匆地开口追问道。

“这么说起来的话,那些此前沾染了巫师之殇的人都有救了?!为什么我没……”

或许对于绝大部分的巫师而言,他们依然有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但是在邓布利多、格林德沃这些位于最顶层的巫师看来,自从几十年前的那一场惊天的爆炸声开始,非魔法界其实就已经拥有了与魔法界分庭抗礼的资本了。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近乎肉眼可见、玉石俱焚的可能性。

绿野女生明媚笑颜娇美可人

不同于几百年前淹埋在历史尘埃之中的魔法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催化之下,掌握了核武器的麻瓜们终于拥有了毁灭世界的能力,在‘巫师之殇’面前,越是强大的巫师反而越是脆弱,当世界化为焦土,哪怕是远在苏格兰高地的霍格沃茨也无法置身事外。

土壤、水源、空气……

当战争爆发,无所不在的核污染对于魔法世界的伤害,远远要大于非魔法界。

近半个世纪过去,巫师们早已发现了“巫师之殇”和“诅咒之地”的可怕之处,以广岛和长崎为中心方圆数百里范围内,哪怕偶尔诞生出具有魔法天赋的孩子也极为容易夭折。

相比起成年巫师而言,小巫师们不自觉的魔力暴动反而会加速他们的衰竭。

正因为如此,当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后,国际巫师联合会和当地魔法部的高层几乎在第一时间发布了境撤离的通知,倘若不是因为“那些罪人”自杀式的高尚行为,他们原本打算暂时放弃这片土地,等待着愚蠢的麻瓜们把诅咒吸收干净之后,然后再重新回归。

“斯卡曼德,你是想问,为什么你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么?”

还没等艾琳娜回答,格林德沃发出一声嗤笑。

老魔王摇了摇头,深深看了一眼艾琳娜,随手拿起桌面上那张高塔,郑重其事地放进自己的口袋中,苍老的脸颊上写满了嘲弄的笑容,漫不经心地轻声解释道。

“因为……这恰恰就是那个,绝对不能让现在的魔法界知道的消息之一。哪怕是它真的出现了,也必须是掌握在一个新的世界手中,而非那个旧世界。斯卡曼德先生,您以为维持如今这种脆弱畸形平衡关系的,真的是那个什么《国际巫师联合会保密法》?”

“那么,为什么大小姐会选择现在……”

吉德罗·洛哈特眨了眨眼睛,有些困惑地问道。

不得不说,亲眼看着艾琳娜把他与这么多强大巫师并列在一起,作为神秘的O5议会成员之一,哪怕他的那张塔罗牌听起来不那么秒,但依然给了洛哈特不少信心和勇气。

至少,这说明他在组织内的地位,不亚于任何一名伟大的巫师……的吧?

洛哈特脑中的念头还没转完,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惆怅的叹气。

唉——

年轻男巫转过头,只见一直努力坐在角落伪装自己不存在的那位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先生突然站起身,垂头丧气地从桌面上抽走隐士卡,满脸哀愁地说道。

“倘若,我们中有人泄露了这些事情,那么面临他的就是在场所有人的追杀了吧?”

“当然不是,”艾琳娜微笑着,“仅仅只有一件事情,自然不值得这样大费周章,想要让两个气泡融合在一起,首先就要找到打破平衡的契机,这不是非常合理的事情吗?”

“看来……”尼可·勒梅轻声感叹道,“这个世界出现了一个了不得魔王?”

稍微停顿了一下,只见这位大炼金术师神色放缓,主动拿起桌面上的那张魔法师塔罗牌,放在自己手中仔细端详了,颇为不满意地轻轻摇了摇头。

“画得丑了点,不过确实是很值得尝试的机会——但光是这样还不够,既然你们想要等到两个世界都愿意听你们声音的时候,那么除此以外,你们还准备了什么?”

“这个啊……”艾琳娜挠了挠鼻子,摊开手,“土豆、肉,还有许多许多钱。”

“诶?!”尼可·勒梅脸色一僵。

艾琳娜挺起小胸脯,颇为自豪地拍了拍,“在我的胸口,现在就放着一块来自于西伯利亚的广袤土地,半年的粮食产量就足以供给大半个俄罗斯年的人口消耗。”

在魔法的帮助下,那个粉色的异次元人心里面早已满是肥沃的土壤。

哪怕是在众人正在交谈的当下,其中也有至少数十名的妖精、巨怪、地精、家养小精灵在那片土地上兢兢业业地打理着土豆地、蔬菜地、小麦地——在了解到了这批粮食的最终去处之后,纽特·斯卡曼德连着几个晚上不睡,将它进一步改造成了完整的小生态圈。

“噢,充裕的粮食供给,虽然……嗯,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尼可·勒梅扫了一眼女孩平平无奇的胸口,将信将疑地说道,“虽然我确实听斯卡曼德说过这件事情,但是人类与动物还是有些不一样,不少人在饱食后反而更加危险。”

“那么,再加上这个呢?”

艾琳娜从胸口取出一枚金加隆,轻轻地放在尼可·勒梅的面前。

“金子?这可能更行不通了……”

尼可·勒梅手指在魔法石上轻轻敲了敲,发出悦耳的清脆声。

“我知道——”

艾琳娜微笑着点了点头,眨了眨眼睛露出愉悦的神情。

“所以我说的是,我有很多很多钱,而不是很多很多金子……多到足以一口气买下整个魔法世界,当然,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可以额外多下一部分麻瓜世界。”

“嘿,卡斯兰娜小姐,个人的财富永远无法支配世界。哪怕你有无限的钱也不行……”

尼克·勒梅哑然失笑地摇了摇头,作为魔法石的炼制者之一,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比他更富有的人了,但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明白个体的财富在世界之中是多么的渺小。

现在的年轻人,终归还是太年轻——就好比是他们的对于寿命的追求一样,只有曾经拥有过“无限财富”,或许才会懂得这些冰冷的死物在世界面前的那种无力。

————

————

咕咕!欠更(0/2)!

抱歉,这几天更不稳定……

家里出了点事情。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抱歉,这几天更新不稳定……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